上海同易律师事务所 网址: www.krebsviscometer.com

以案说法

营运车辆被扣押,预期营运损失不属于国家赔偿范围

文字:[大][中][小] 2020/7/23    浏览次数:37    

2011年6月29日,青海省互助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扣留了赔偿请求人祁某芳涉嫌肇事车辆青B335**号轻型普通货车(排量为2.54L),2011年6月30日因涉嫌交通肇事罪,赔偿请求人祁某芳被互助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1年7月5日青海省交通标志标牌厂机动车检测中心出具该车辆技术检测报告。2011年7月13日赔偿请求人祁某芳被互助县检察院批准逮捕。


经过四年立案侦查,2015年8月13日,互助县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2015年8月17日,交通事故死者杨全贵生前之妻苏发贞不服不起诉决定书,向海东市检察院提出申诉。2015年11月25日,海东市检察院作出刑事申诉复查决定书,维持互助县检察院的不起诉决定书。至此,涉嫌交通肇事一案刑事诉讼程序终止。


但赔偿义务机关互助县公安局未按规定向赔偿请求人祁某芳返还扣押车辆,2017年1月3日赔偿请求人祁某芳向赔偿义务机关互助县公安局提出赔偿请求,请求返还车辆并赔偿延长扣押期间的经济损失。


赔偿义务机关互助县公安局认为该车已没有维修的价值,不能恢复原状,遂聘请互助县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对该车进行价格认定,并于2017年8月7日作出国家赔偿决定书,决定支付赔偿请求人祁某芳青B335**号货车赔偿金20841元;解除对申请人祁某芳车辆的扣押,由赔偿义务机关互助县公安局的交警大队将该车作价拍卖,拍卖所得的价款上缴财政;并驳回赔偿申请人祁某芳的其他赔偿请求。赔偿请求人祁某芳不服,依法向海东市公安局提起复议。


2017年9月20日,海东市公安局作出国家赔偿复议决定书,维持赔偿义务机关互助县公安局做出的国家赔偿决定。申请人祁某芳不服复议决定,向海东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国家赔偿申请。海东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11月30日作出决定,撤销了互助县公安局国家赔偿决定及海东市公安局国家赔偿决定;赔偿义务机关解除车辆扣押并返还给申请人;赔偿义务机关因扣押车辆给申请人造成的损失,按实际的损失程度依法给予补偿。


2018年8月17日互助县公安局重新作出国家赔偿决定书。申请人祁某芳认为互助县公安局并未按实际损失作出国家赔偿,遂向海东市公安局提出复议申请。2018年9月25日,海东市公安局作出国家赔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国家赔偿决定。申请人祁某芳不服复议决定,依法向海东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国家赔偿申请。


海东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二条、第十八条第(一)项、《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四十四条规定,互助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扣留赔偿请求人祁某芳涉嫌肇事车辆,在2011年7月5日收到交通事故车辆技术检测报告后,没有按照规定通知赔偿请求人祁某芳领取扣留的事故车辆,属于侵犯财产权行为。因此赔偿请求人祁某芳有取得赔偿的权利,赔偿义务机关互助县公安局应当依法予以赔偿。本案的赔偿义务机关互助县公安局对上述侵犯财产权的行为予以认可,并依法作出解除对涉案车辆采取的扣押,之后将涉案车辆返还给赔偿请求人祁某芳。根据《公安部关于印发<公安机关涉案财物管理若干规定>的通知》第二十条的规定,赔偿义务机关互助县公安局将扣押车辆解除并返还给赔偿请求人祁摸芳的处理方式符合规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二条、第三十六条(二)、(三)、(四)的规定,本案中被扣押的车辆因不能恢复原状,赔偿义务机关互助县公安局根据价格鉴定机构按照市场已使用后的价格及报废回收价格的基础上作出价格认定,给付赔偿请求人祁某芳车辆实际损害赔偿金20631元,并无不妥。


关于赔偿请求人祁某芳申请因违法延长扣押期限而造成经济损失330000元一节,《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六条第(八)项的规定,“侵犯公民财产权造成其他损害的按照直接损失给予赔偿”“直接损失”为造成的实际损失和现有财产的直接减少,不包括可能发生的预期可得利益之丧失。而赔偿请求人祁某芳主张的其他损失即营运车辆因扣押而造成预期可得营运收益,不属于直接损失。同时,赔偿请求人祁某芳对造成其他损害的直接损失未能提供证据证明。故其主张其他经济损失的理由不成立,故不予支持。


综上,赔偿义务机关互助县公安局作出的国家赔偿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复议机关海东市公安局于2018年9月4日收到赔偿请求人的刑事赔偿复议申请后,经审理,作出国家赔偿复议决定书,亦属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六条第(二)(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程序的规定》第十九条第(一)项之规定,作出决定如下:维持赔偿义务机关互助土族自治县公安局作出的互公赔决字〔2018〕2号国家赔偿决定及复议机关海东市公安局作出东公赔复决字〔2018〕02号国家赔偿复议决定书。


法官说法

本案的关键是赔偿请求人申请赔偿的事项是否属于《国家赔偿法》确定的赔偿范围。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六条第(八)项的规定“侵犯公民财产权造成其他损害的按照直接损失给予赔偿”,“直接损失”如何界定,尚未发现哪部法律给以确切的定义释明,实践中也是结合案情进行具体判断。


一般认为,直接损失是已经取得的财产损失,间接损失是可得利益的丧失。在高杰编写的《行政审判实务技能》的一书中“直接损失”应理解为侵权行为造成的实际损失和现有财产的直接减少,不包括可能发生的预期可得利益之丧失。本案也是基于此作出的决定。


实践中,对于国家赔偿只赔偿直接损失的作法也存在不同意见。法官认为,对赔偿范围应赋予行政机关一定的自由裁量权,合理扩充赔偿损失的范围。正如本案被扣押的车辆,是赔偿请求人赖以生活基础,其主张的预期营运损失虽然不是直接损失,且不能准确的确定损失数额,但赔偿请求人的确是以此为谋生的主要渠道,若行政机关可以根据上一年度最低生活保障的标准,给予适当的救济补偿,这样既可以解决赔偿请求人部分诉求,又可以使其合法权益保障达到最大化,应当是符合现有法律框架的规定。


         来源:法制网                                         发布时间:2020-07-22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021-6044-1218

微信公众平台

[向上]
八大胜